小说之城 > 游戏竞技 > 圣斗士罗罗 > 第三十六章 转折

第三十六章 转折(1 / 1)

为防止圣斗士在战斗中受到任何干扰,银河战争是不允许观众携带相机入场的,那些不停闪烁着的霓虹灯效,只会出现在比赛的开始之前和结束以后。正赛期间,大家主要通过安置于座位侧面的或红、或白、或蓝的微型荧光管照料自己。至于高悬于会馆什么呢……”听得糊涂的珍妮扭头才问了半句,却被擂台上赫然传出的动静给吓了一跳……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幼狮轰炸!”

话音刚落,蛮便弯腰,屈膝,后蹬,前冲,出拳!

仙女座对幼狮座的第二回合战斗在后者的一声怒喝中轰然拉开了序幕……

左直拳?不,不对……片刻犹豫的后果便是瞬只觉眼前一暗――对方狂野的拳压不但将她的脸皮刮得生疼,甚至就连视野也被彻底遮蔽了。

阿瞬快闪啊……珍妮直瞅得心里头一紧。

虽然看似虚招,可是如果不躲的话,那虚招随时也能变成实招!而且……那智的暗灰色双眸内,茶色的小宇宙宇芒若隐若现。

哼,这家伙强化攻击后的威力还没有真正释放呢……邪武也在那一瞬间瞧得分明,不由眉头一皱。

比赛进程和众人的念头于电光火石间一闪而过……

在一干关注的目光中,瞬并未像往常那样后退趋避,而是出人意料地无视对手的直拳,只将身体原地一晃,有如一只灵活的云雀,反朝对手出拳后所留下的左侧空挡穿了过去!

几乎在仙女座启动的同时,蛮的左拳就像双方事先商量好了一般,竟配合着在行将击中对手面部的霎那嘎然回收,而其右拳则裹着一团橙黄色的球形小宇宙能量悍然轰向高速前插而来的对手腹部。

“哃!”

幼狮座迅猛有力的右拳和仙女座矫柔快捷的娇躯擦腹而过――后者穿梭的速度似乎比前者击出的拳头快了那么一丝半毫。差距虽然微乎其微,结果却是截然不同,于是蛮的攻击再次落空。

哈哈,躲过了?阿瞬真的好棒啊……珍妮大惊而又乍喜。然而还没等她将兴奋的情绪充分表达出来……

“嘣!”

蛮的右拳甫一击到空位,其包裹在拳外的橙黄色能量球猝然炸裂并借着隐藏在擂台边角的扩音器传出那么一声惊撼全场的巨响。

“……”

珍妮张开的嘴巴好半天没能合上,偌大的竞技场内部呈现出短暂的沉寂状态……

“……”

“……我的神呐!刚才的声音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谁谁谁的绝招么?”半响,极少数心理接受能力较强的观众率先清醒并心情激动地左右打探起来。

“……原来‘幼狮轰炸’果然就是那种会爆炸的招数啊!哼哼,蛮刚把名字叫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预测到了!”接着,少数脑子反应比较快的观众一边拿仍有些哆嗦的手掏出手帕来擦拭脸上的冷汗,一边后知后觉地吹嘘起来。

“……呵呵,那一刻偶还以为有恐怖分子炸弹袭击偶,偶就要去见偶那严厉的爷爷了呢!”随后,部分被爆炸的声音震得头晕目眩耳鸣心跳唇青脸白的观众开始尝试用玩笑来嘲解自己当时的手足无措,顺便放松一下心情。

“……天啊,瞬妹妹她没有事吧?”最后,占据全场总人数95%以上的瞬迷们终于回醒起自己的偶像当时正处于爆炸的中心,纷纷心头一紧,急忙打量赛场,这才发现依旧靓丽绯红的仙女座远远站在距离幼狮座七八米以外的地方。瞬用左手捂着纤腰,表情似乎有些奇怪。

“嘿嘿,能够及时察觉我的战术意图并选择了一个最为幸运的躲避方式,你的狡黠、冷静、胆量、敏捷以及身为女人的直觉都超过了在那非洲屋脊上生存达数万年之久的白色灵狐!不过我这记幼狮轰炸又岂是那么容易破解的?优秀的青铜圣斗士可以在三到四米的范围内打出快若音速的攻击,然而我们自身移动的速度却只能够在一米,侥幸避开了威力最大的正前方,可是光凭那爆炸的余波也绝不是你一个小女人能够轻松承受下来的!还正面硬接呢……哧哧……哈哈……唉,你还是别将伤处捂着掖着了,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代吧――你的腰到底伤得有多严重呢?”蛮大为好笑地大笑道。

这招虽然出人意料,不过出手动静太大,威力分布也极不均衡,还不至于让人束手无策!如果换了是本少爷的话,至少有两种方法搞定他……邪武轻蔑地摇了摇头,对幼狮座嚣张的说法很是不爽。

虽然威力不错,不过仍然难以摆脱近程打击的本质!而且瞬似乎还没有将速度提升到极限,看样子其身法不但超过了冰河,甚至不下于我……可惜现在的窘迫局面完全就是她自找的,与力量强横的对手近身纠缠,那和自寻死路有什么两样?要是她始终注意保持同对手的距离并依靠手上的锁链进行游斗的话,就算没有我那么犀利准确的远程攻击,至少也能在较长时间内维持一个不胜不败之局吧?那智的脸上挂着一付若有所思的表情――相对近攻为主的幼狮座,他更加在意和自己同样灵活快捷的仙女座,以及在昨日的比赛中凭借惊人的反应和准确的判断勉强获胜的白鸟座。

“蛮大哥,其实那个……其实我……”瞬呆了呆,吞吞吐吐地想要解释,却又犹豫着说不出口。

“阿瞬,不就是衣服破了一个六七公分长的大口子吗?这有什么好害臊的?如今的年头啊,女孩子就算穿着三点式内衣昂首挺胸大摇大摆地出门逛大街都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那一洞装的级别根本就还差得远呢!另外我还可以向你断言,等到再过几年网络文化流行以后,不穿衣服视频聊天什么的都算不得啥稀罕事儿了……”

啊……罗罗哥又在打那种羞人的比喻了!虽然我不太明白什么是网络文化,什么又是视频聊天,可是……幸好别人听不见……小女孩臊得赶紧将双手捂住愈加发烫的脸蛋,心儿跳得飞快,不过终于也大着胆子将腹侧那因为刚才爆炸的余波不慎被气流撕裂的紧身衣服下面娇嫩的肌肤完全暴露在十万大众的面前……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呃……我说小张啊,你说这个……这个仙女座的瞬小姐,瞬选手她真的受伤了吗?怎么经过我的反复观察和认真研究,却始终发现不了她身上有什么明显的外伤呢?你看那裸露出来的肌肤是多么的白嫩……哎……咳咳咳……”克林顿在同行揶揄的目光中讪讪地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再干咳几声。

“说到对仙女座情况的了解,我想与之战斗的幼狮座蛮选手应该才是最有发言权的那一位吧?既然他判断瞬小姐受伤了,那很可能就真的受伤了。这其实也不难理解――在我国的武学术语中,有个名词叫做‘内伤’,指的就是某类从外表上看不出来的伤……”张璐自动过滤掉同行的失态并提出自己的观点。

“哦,十分有道理!那么在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呢?想要知道真相的朋友请赶紧将目光投向场馆上方的电脑大屏幕。从回播画面来看,蛮选手拳头的威力实在可怕,竟然引起了爆炸?话说那时可把我给震得一愣一愣的……唔,电脑计算出来了!幼狮座那记炮弹一般的幼狮轰炸的威力居然达到了3800kwg!哇塞……这可是迄今为止电脑所能测试出的最大冲击力啊!面对如此霸道的攻击,我不知道外表秀美柔弱的阿瞬小姐所受的伤到底重不重?她接下来又该抱着怎样的心态去面对那么威猛的敌人呢?随便想想都让人觉得心揪得紧呐……”解说到最后,克林顿干脆表情夸张地咬住了麦克风。

“嗯,男人远胜女人的强悍的力量在这场比赛中得到了最为完美的体现!瞬小姐灵活的身手和努力拼搏的精神虽然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万分值得同情,然而正所谓柔不可守,久守必失--如果在战斗中只是一味退避的话……瞬小姐的这次受伤会不会成为打破本场比赛僵局的转折点呢??”张璐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

“罗罗哥,阿瞬她真的受伤了吗?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啊……”听了两人解说,珍妮顿时担心起来,赶紧扯住罗罗的胳膊急急问道。

“唉……你好歹也是一名合格的光荣的女神的圣斗士吧?当外行人的胡猜妄想和自己的直觉判断发生矛盾时,你觉得自己应该选择相信哪一边?”罗罗两眼一翻,没好气地反问道。

“可是这些外行人也是听某位内行人说的嘛!那只可恶的蛤蟆刚才……”珍妮很委屈地小声辩解着。

“呃……”

罗罗顿时哑巴了一下,只好悻悻地具体解释道:“阿瞬刚才的闪躲无论速度还是角度都超出了蛮的预判,这使得他的幼狮轰炸只能仓促出手。再加上害怕阿瞬在靠近时顺手‘摸’他一下,这厮甚至还刻意收回了两分力气留以自保!应变能力不足,临场发挥失败,战斗风格保守,对手过于强大――诸多因素导致蛮能够准确判断阿瞬真实状况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

“哼哼,我就说嘛,阿瞬可是咱们仙女岛的骄傲呢,怎么会输给那些愚昧的非洲土著呢?”珍妮直听得眉开眼笑并得意忘形起来,径直把圣斗士私斗性质的比赛升级成为地缘和种族冲突性质的战争。

“可惜阿瞬的表现也打不了满分――阅读对手招数花费的时间过多导致她后续动作的节奏感有点乱,直至爆炸触体的前一刻才意识到需要提升更多的小宇宙来保护自己,所以搞得稍嫌狼狈了些。不过也正是因为阿瞬爆发小宇宙的时间极其短暂,才造成五感不够敏锐的蛮只能凭着表面现象和常规经验作出错误的判断。”

“嘻嘻,这个迟钝的家伙刚才还信誓旦旦地宣称……”一想到幼狮座适才大言不惭的口气,珍妮就捂住嘴巴忍不住想狂笑。

“太过依赖自己以往的认知是很容易犯经验主义错误的……呃,你还好意思笑人家?当初在仙女岛上,你隐身的时候还不是自以为谁都看不见你……”以教书育人之名行出气报复之实的罗罗故意板起脸训斥道。

“切……”素以叛逆出名的不良少女忆起往事,面具后的脸颊竟罕见地泛起一丝潮红,于是便很奇怪地没像往常那样继续不定……过多的疑问让蛮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起来,一滴冷汗从他那宽大的额头慢慢滑向其宽大的颧骨:师傅啊,您的弟子蛮,今年十五岁,现在进退两难,碰到人生中最难理解的生物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不可思议……”

凸悬于场馆北壁正上方的贵宾专间内,春丽遥望擂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内满布动人的神采,脸上写满了敬佩的表情:“阿瞬妹妹从外表上看是那么的惹人怜爱,楚楚动人。若非亲眼所见,谁会相信她的身手居然厉害到这种程度呢?”

刚端起茶杯的城户纱织闻言,不禁莞尔道:“春丽姐姐,虽然战争历来是男人的事情,不过历史上也有许多毫不逊色的女中豪杰啊!比如有位西方哲人就曾经说过,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女人的韧性往往要超过男人呢!”

“嗯,小时候老师也曾给我讲过不少巾帼女英雄的故事,比如在中国古代的隋朝,就有代父从军的花木兰和组建娘子军抵御外族入侵的李家三娘,宋朝还有随夫北伐的梁红玉……她们的事迹听起来很美,也很激励人,不过……”春丽最初还饶有兴致地列举着,后来却不知想起了什么,声量却逐渐弱了下去。

“春丽姐姐,不过什么?”小丫头故作糊涂地问。

春丽并没有直接回答大小姐的疑问,而是慢慢回忆道:“为了成为圣斗士,紫龙在庐山的六年里吃了很多苦,那其中的种种艰辛我一一瞧在眼里,痛在心里……听说阿瞬妹妹接受训练的地方环境条件和庐山截然相反,非常恶劣,想必她和珍妮小姐所付出的努力比紫龙还要大吧?毕竟只是女孩子而已……”

“嗯……还记得当年从东京出发之前,罗罗专门为大家去查阅了各处圣斗士训练地的资料,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在十名将被送往参加圣斗士培训的孩子们中,紫龙所去的庐山的环境是最好的……哦,对了!我刚回忆起一件很凑巧很有趣的事儿来!臭……呃,罗罗他在介绍庐山的情况时,曾经向紫龙开了个玩笑,夸他的运气好呢!当时罗罗是这样打趣紫龙的:庐山不但山清水秀,而且就连女孩子也很漂亮――没想到还真让这家伙给蒙对了!嘻嘻……”眼瞅客人的情绪有些消沉,纱织不动声色地将话题悄然转移。

“啊……”

春丽顿时熟透了脸,赶紧低下头神情扭捏地搓弄着斜搭在胸前的大辫子,一边羞嗔道:“罗罗的名字我其实早就听说过――每逢回忆起东京的日子时,紫龙总要用一种既羡慕又自豪的语气拿罗罗这个名字出来炫耀一番,说他那位童年小伙伴不但聪明伶俐,甚至连中国和俄罗斯的语言都懂……可我真没想到那时候的罗罗小小年纪,却会开这种臊人的玩笑……”

“可不是么,那家伙从小就很可恶呢!”小丫头似笑非笑地品味着从茶杯里悄然溢出那丝经久不散的浓香,心里却琢磨着待会比赛结束之后是不是叫臭家伙上来证明一下,顺便赏他一杯红茶?

距离专间大约五十米视距的擂台上面,仙女座和幼狮座的第三回合比赛仍在激烈地进行着。身着绯红圣衣的瞬宛若一条美丽的游鱼,灵活地穿梭在对手看似密不透风的拳痕脚影之中。两人交锋的种种动作被电脑屏幕放大和放慢,其间种种惊栗的镜头不断激起来自观众席上的又一阵喝彩。

心不在焉地又看了会比赛,春丽忽然幽幽叹道:“其实有时候我也在想,为什么世上会有圣斗士呢?是为了保护那位传说中的战争与智慧的女神么?可那是传说中的神灵呀,为什么需要人类战士来保护呢?”

“呃……”该位神灵殿下端着茶杯的小手兀地一抖,差点将杯中之物溅洒出来。

“我曾经问紫龙,问他为什么那么拼命地想成为一名圣斗士?纱织妹妹,你知道他是怎么说的么?”

“我不知道耶……”小丫头很配合地摇了摇头,心里头嘀咕:这个问题问得好!回头我也拿去问问臭家伙……

“他说,在遇到老师之前,他是为了将来能够做个大英雄才来到庐山的――因为小伙伴们都说,只要当上圣斗士,就能拥有超人的身手,可以除恶扬善,可以打抱不平,并且圣斗士这名字还很威风,能让人羡慕……然而在遇到老师以后,他才逐渐明白圣斗士这称号既不是追逐名利的工具,也并不意味着获得它的人可以在平凡人的社会里肆意妄为,纵使你的所作所为都是正义的。因为老师曾经说过,圣斗士是一种隐形的存在,它存在的唯一目的便是保护能为人类带来真正幸福与和平的雅典娜女神……”

“唉……紫龙说的真好啊!”城户纱织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相比前些日子罗罗总是死不正经地回答自己旁敲侧击的那些关于女神和圣斗士的话题,紫龙对于这类问题的看法显然要严肃和认真得多,同时带来的心理压力却也要大得多。

“是啊……可惜我不懂那么多伟大的道理,我只是觉得,如果紫龙,如果大家都不用当圣斗士,不用成天打来打去,不用让亲人们担心受怕,大家一起开开心心地过日子,那该有多好啊……”说着,春丽闭上美目,微蹙秀眉,习惯性地将双手拢在胸前为紫龙祈祷起来。

无意中被勾起了心事,小丫头不觉幽幽地叹了口气,喃喃低语道:“我也希望啊……”

待到春丽祷告结束,纱织正准备另外寻个话题,却见碧衣匆匆走进门来。在好一阵耳语后,房间的主人便微笑着向客人解释道:“春丽姐姐,很抱歉,我有件急事需要外出处理一下。等比赛结束了紫龙就会过来接你,届时由罗罗陪着你们去聚餐吧!”

春丽含笑点点头。

纱织刚要起身准备离开房间,却讶然瞥见遥远的某人突然神经兮兮地抬起头望向这边并用口语问:纱织老板你突然站起来所为何事啊?不过迷惑的眼神仅仅持续了半秒便摆出一付恍然大悟,已经彻底明了自己遁去目的为何的体贴表情。

“谁会有三急啊?臭家伙你给我去死吧!”小丫头哪不晓得这厮的恶劣想法,无奈时间有限,便只好咬牙切齿恶狠狠地怒瞪了对方一眼,小嘴里再快速默叨上几句,也不等对手回击便转身急急离去。

斗嘴失败的罗罗垂头丧气地缩回脑袋,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比赛中来――仙女座和幼狮座第三回合的战斗已经持续了整整十分钟了。除开时不时响起幼狮轰炸所特有的爆炸声外,从擂台边的扩音器里传出某人粗重的呼吸声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阿瞬,再打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正好我也感觉有点饿,所以给你的最后考验便是,自本次通话结束开始计时,无论采用什么办法,请在十秒钟内战胜对手!”

“啊……”正处于高速后退中的瞬闻言不禁一愣,身法稍滞,却被对手抓住机会狂轰过来几十记重拳,仓促间只好纵身向高处跃起。

呼呼,好机会!老子终于熬到这个拥有可怕体力的女怪物伤势发作,慌不择路了!呼呼……满头大汗的蛮猛然发出那么一声歇斯底里的悲鸣:“最大幼狮轰炸!”同时两腿原地发力蹬出一个深坑,双手于胸前交叉成十字,人如奔雷般急急射向身在半空,无处着力的仙女座;其手臂前端却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凝结出一个圆鼓鼓的橙黄色小宇宙能量球,体积超过之前那种普通能量球的三倍有多!

最新小说: 乾坤世界有乾坤 全民种族模拟:开局成为蚁后 无限敏捷之赠品的崛起 我!被PDD卖掉的世界冠军上单 燃烧军团浮生记 种田领主,我的技能无限进化 重生归来的我,创造游戏世界 我的传奇币可提现 领主:兵种上古神魔,就问怎么输 wargame之新的传奇